一条好吃的咸鱼

锦瑟无端五十弦。

求推文

求几篇写的比较好的水仙入坑文
偏好原作背景(古代/现代均可)
ballball各位小伙伴推好文
特别是二花的!
占tag抱歉

对于楼诚,
不是退圈,只是暂时不会有产出了。
谢谢与我相遇的各位。
10号会放我所有完结文合集的文包,要者自取,开放自印授权。

【本宣】半支烟&半盏茶(张日山×齐铁嘴,纯副八同人本)

小姑娘的第一个本子,前排支持。

更上一层楼:

【基本信息】



 
刊名: 《半盏茶 半支烟》 
作者:更上一层楼   @陈风  
原著:老九门 
CP: 张日山X齐铁嘴 
规格:A5
页数: 210P 
售价: RMB 37.5 
 


【收录内容】(有下划线标题可以点击试阅读)


《半盏茶》:


 


《人间有味是清欢》系列


(24节气+5篇番外,两篇未放出:《犹如故人归》、《灯火阑珊处》


《遇见你的时候星星都落在我的头上》 


未放出部分:


 《刚好遇见你》
《忽梦少年事》 


——BY 更上一层楼


《半支烟》:


 
《Catch Me》 
《Second Hand Smoke》 
《Good Boy》 
《Kiss Me Hard》  
 ——BY 陈风


【工作人员】


 
主笔:更上一层楼;  @陈风  
封面:树锦 


排版:Vin_逝


工作室:三只喵工作室


【特别感谢】


 @小冰ice 


 
 
【预售】 
预售时间:10月22日~11月20日 


预售地址:走这里


发货时间:预售结束15天左右


☆预购前15名随书附赠To签,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我的字。


我在用尚且稚嫩的笔触描摹本身真实而丰满的他们,他们的嬉笑怒骂,悲欢离合,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故事,而是一场旅程。
说不清楚在旅程中我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但长路漫漫,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是故人,应未远。
我找寻他们的身影,也在发现本真的自己。
从过去走向未来。

【楼诚衍生】我听见有风(上)

《我听见有风》:凌远×李熏然

“风”系列联文,具体梗在中篇会揭晓。

其他文走这里

全文BGM:陈楚生《我知道你离我不远》

000

你是否曾经像我一样,安静地坐在黑暗里

凌远半夜醒来时胃痛得厉害,反反复复地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想必是这两日没睡好的觉和没吃好的饭来报复他了。他艰难地翻了身子,空调被滑落到地上,惊动了身旁睡着的人。

李熏然倒是没醒,只半阖着眼帘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远哥。”

“我没事,你好好睡你的觉。”他尽量压着声音丝毫没有泄出痛态,指尖还有些抖着去抚了抚对方的额发。

青年看起来是困极了,侧了侧脸又睡得沉了。

凌远轻手轻脚地下楼到客厅,给自己从饮水机里倒出半杯温水,将药片一次性咽完。

落地窗能够看到些街景,一排路灯还在尽职尽责地亮着,延伸向看不清楚的远方。

 

 

001

等待温暖的黎明,听见人和风的声音

李熏然是雷声吵醒的,一个接着一个,沉闷闷地炸在天角,和上嘈杂而急躁的雨声。他不耐烦地将枕头盖在了脸上,模模糊糊地想着天气预报说这两天好像是有台风要来。

不过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睡意全部驱散开,终于发现周遭的不对劲。他的公寓只摆了一张单人床,现在他明显躺在一张双人床上;昨天早晨不小心把咖啡泼在了床单上,扔到洗衣机里清洗还挂在外面的阳台,而这张床铺得齐齐整整。

青年有些发怔,手无意识地揉了把睡皱的顶发,听到了应该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水声,右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

莫非是我昨天晚上和他们跑去酒吧喝多了?然后酒后乱性了?

不过哪家姑娘屋子布置成这个样子?

除了床上的猫咪老师,这个比较合我的胃口。

 

 

 

002

醒是更深的梦,梦是无声的醒

青年下床找到一双正合他脚的拖鞋,穿上后便走向看起来有人的左侧房间。按下把手后里面那人就回过头来,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温和地笑道:“熏然,你醒了。”

他半张着嘴没反应过来,满脑子都是我竟然跟了一个男人回家,还把名字都说出来了?

不行,处理这种事情我一定要显得老练,看看发小赵启平,对不对?

“熏然?”凌远再叫第二遍时声音已经低了下去。

“你好你好,我不知道我们······嗯,可能、可能是个意外。”李熏然开了口还是尴尬,吞吞吐吐地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熏然,你是不是······”对方看着就要将手搭在他肩上,青年下意识来了个擒拿,劲头没有收好,估计那人是要疼上两天。

凌远依旧是平心静气的,道:“熏然,我没有恶意。”

“对、对不起,我条件反射。”李熏然也觉得这样对待他有些过意不去,讪讪地松了手。

“没事,我都习惯了。”对方站起身,微微活动了一下继续拧开水龙头洗漱,剩下他在一旁发着懵。

什么?我昨晚还、还用了擒拿?这得多激烈啊。

 

 

可能我爱上了这种文的格式。

卖萌打滚求热度?我回来了你们还认得我吗!

一个迟到的repo!
室外气温高达42.8摄氏度的上海,我们在嘉廷酒店度过了特别美好的一天。虽然本来准备好的相声流产了,但全程开心到爆表。
在一起看视频的时候我真的炒鸡感动,真的不敢想象那么多素昧平生的人因为共同的楼诚坐在一起,讨论戏中人,感受现实中的温情。
最遗憾的是提前离场了,为了看晚场的话剧,没能陪各位走到最后。
特别感谢和我一起出无料的 @桃李有言  @了无痕 希望我的彩墨你们能喜欢。
@江漪_ 姐姐真的炒鸡女神的!还有姐姐亲笔写的明信片!
@笙歌慢 没有想到太太那么软萌(ˉ﹃ˉ)
还有好多来拿无料的小伙伴,抱歉让你们找我好久...啊谁让我大众脸呢(ಥ_ಥ)
感觉还能爱很久呀。

不死心的再次宣传!
只交换不售卖的无料!
【无料本兑换指南】
非常感谢诸位对我们的无料本的喜欢。下面为诸位介绍一下兑换方式:
1 可以用自己的小料/无料/本来交换
2 没有1的情况下可以用周边如书签,海报,明信片等等来交换
3 没有1、2的情况下可以用吃的来投喂(种类不限,最好不要巧克力)
4 都没有的话,emmm...刷脸吧。
共有40本《绸缪》+15本《离人》,
要糊墙了吗!!!!
因为我们是没有摊位的,准备像发报纸一样游走在人群中。
询问直接私信或者在游客群里私戳“更上一层楼”。
占tag抱歉。

【一个正经的无料宣传】
来自 @桃李有言  @了无痕  @中华绘图铅笔 的722楼诚only无料《绸缪》。
内收录《青瓷》《明楼王八蛋》《单方面失恋》《征人怨》(桃李有言)
《盐裹聘狸奴》(咸鱼粘锅)
《消逝》《一个不知所谓的故事》(了无痕)。
字数不多,但是我们三个人的心意,谢谢诸位的支持和喜欢。
共四十本,欢迎诸位索取,最好以交换方式。
绸缪,正是今夕何夕的徘徊,也是见此良人的欣喜。感谢他们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最好的人。
对不起第一遍的《征人怨》打错成了证人,手癌晚期见谅。
另外:还有本人的《离人》也单独出了无料,是官方提供的免费名额,同样可以交换。

【整理】咸鱼的罐头(个人作品整理)

会不定期更新。

谢谢诸位两年的支持。

混的圈杂请见谅。

一.楼诚及衍生:

1 一本正经系列:

生活与哲学:凌李&奇白,中篇在更。《神奇动物在哪里》设定。

1 世界观决定方法论,方法论体现世界观

2 密涅瓦的猫头鹰

3 物质的唯一特性是客观实在性

4 认识是无限的,反复的,上升的

5 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

6 发展的实质是新物质的产生和旧物质的灭亡

当时只道是寻常:庄季,短篇一发完。许栩测试季白对名字的敏感度。
不信人间有白头:凌李谭赵,短篇一发完。主角死亡预警!

月色:庄季,短篇一发完。庄医生告白二三事。

2 奇迹之旅系列:
离人:凌李,中短篇完结HE。李熏然和凌远因为一场车祸拿错了对方的手机,却发现他们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时空。平行时空设定,在第六章开始逆转。
黄泉水暖:凌李,中短篇完结BE。凌远在事事不顺心的一段时间中,误播了一串号码,将鬼魂熏然召唤回阳间。

盐裹聘狸奴:凌李,李熏然猫化。
虹之间:凌李,中短篇在更。李熏然因为谢晗事件失明,遇见了为鬼魂但并不清楚自己是谁的凌远。

3 CP群像系列/李警官的超能力:均为短篇
天呐我能看见别人的尾巴(三篇):多CP(凌李,庄季,谭赵,荣方,敖钰,楼诚),李熏然可以看见所有人的尾巴。
旁友你的肩头有朵花多CP(凌李,庄季,薄瑶),李熏然能看到别人右肩开的一朵花。
旁友吃五仁月饼吗主凌李,中秋节临近,李熏然在找寻五仁月饼的时候发现自己能够闻到别人身上的各种月饼口味。

4 日常甜饼(凌李):
夏季投喂指南:西瓜、小龙虾、南瓜绿豆汤
潼市特产投喂指南(两篇):元宵、凉粉
何日剪西窗:因暴雨而来的停电。

5 神话传说系列:
夜夜流光相皎洁(大鱼海棠AU):蔺靖在更,沿用大鱼世界设定。

6 唯一的论坛体:
吃一发大安利:楼诚,未完。明诚是美食区的up主设定。

7 视频配文:
曲终人散:配b站凌李楼诚视频《心术》。

 

 

 

 

二 越苏及衍生
忆故人(又名《今夕何夕》):

中篇在更,屠苏和陵越转世后再大学中相遇。

屠苏即文中苏柏写了一本名为《桃夭》的小说,实则是前世天墉城屠苏和陵越的故事。

 

 

 

 

三 其它
1 庞策:
故人:短篇一发完,主角死亡预警。
三世书:长篇在更第一卷相思棋,庞统和公孙策少时相识,因棋结缘。
2 融松:
润物无声:短篇一发完。

 

【楼诚衍生】生活与哲学(魔法AU!)

凌李&奇白(李川奇×季白)

《神奇动物在哪里》设定

谢谢诸位的关心,虽然高考失利很丧,但一定会收拾重新上路。

本篇含大量季白×许栩内容,不喜勿入勿喷。

喷了别怪我翻脸,虽然我知道看的人非常少。

06 发展的实质是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灭亡

 

李川奇因为白天里睡了太多,昏昏沉沉又躺了一会儿后,脑子已大半清醒。

房间西侧有一面漂亮的落地窗,路灯的光是橙色的,轻柔地照进来。

正是夜间时分,这座城市一片静默。

与坐在窗前的人一样无言。

季白听到他起身的声响,椅子流畅地转了个圈,道:“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不想睡了。”

其实他很想问问,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同样清醒。

“巧了,”对方的五官在手中魔杖尖那一团冷光里线条分明,“我也是。”

他刚想开口,季白很轻很短地笑了一声:“想问为什么?”

说罢,不等他回答就将手里的什么东西抛过去。李川奇接下,是张被塑封过的照片——姑且这样称它吧,哪怕他活了小半辈子都没见过里面的人会移动的相片。

它记录下了一个过程,一群青年在镜头前笑闹着,簇拥一对男女站到了正中央。他认出来,其中一个是面前的季白。

“我和妻子结婚前没多久照的,”年轻人话尾上挑,“虽然结婚之后也没多久就——”

猛地一顿。

“今天是我妻子的忌日。”

“我们——我们都是傲罗,用你们麻瓜的话来说,就是警察。”

“因为我部署的疏忽,她在一次走私案子里被、被杀。”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拿魔杖出来,杖尖缓慢地凝出一丝又一丝银白的线,之后变成了一只成型的蜗牛,模样也算是可爱,不过行动却是不急不慢,半天才爬到了他的肩头。

像极了许栩当年的样子。

 

 

 

 

“呼神护卫召唤出来的与命定之人有关,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凌远瞧着青年愣神的样子,笑着说了一句。

哪知道李熏然心里想的根本不是这个事情,反问道:“三哥现在的,还是嫂子的那只蜗牛吗?”

“我是没见过,但听他们队里的赵寒说好像是的。”

“但嫂子已经去世三年了,守护兽也不再会有功效,”他随着凌远向前走,冷风吹得他猛力一缩,“如果三哥再不能召出自己的那一只,以后遇到无常一类的东西恐怕是有危险。”

“一直听季白念叨你这个弟弟,没想到他还有被你担心的那一天。”对方说着话,将右臂伸长了揽过他的肩膀,掌心温度偏高,让他毫无疑问地感受到暖意,自然而然地向凌远靠了靠。

“我总是感觉这次拿错箱子的事情不简单,”李熏然攥着外套的衣摆,手里出了一层薄汗,“应该会和当初嫂子的那件案子有关。更何况现在我们回去的通道关闭,只能全部留在麻瓜世界,怎么看怎么古怪。”

“许栩的父亲是我的老师,之前就是他担心季白的状况才让我和他同住的。”

“三哥和嫂子感情很好——”

“这也印证了,守护兽的指引是没有错处的。”凌远起了心思逗他,触到他目光之后又改口,“放心吧,你的狮子也能够护得了他的。”

感谢30岁的花满楼。
我同样是那样感激与我擦肩而过的,25岁的堂本刚,26岁的杨宗保。
所幸我还是遇见了你,不偏不倚。
生日快乐呀。
花满心时亦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