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好吃的咸鱼

锦瑟无端五十弦。

【本宣】半支烟&半盏茶(张日山×齐铁嘴,纯副八同人本)

小姑娘的第一个本子,前排支持。

更上一层楼:

【基本信息】



 
刊名: 《半盏茶 半支烟》 
作者:更上一层楼   @陈风  
原著:老九门 
CP: 张日山X齐铁嘴 
规格:A5
页数: 210P 
售价: RMB 37.5 
 


【收录内容】(有下划线标题可以点击试阅读)


《半盏茶》:


 


《人间有味是清欢》系列


(24节气+5篇番外,两篇未放出:《犹如故人归》、《灯火阑珊处》


《遇见你的时候星星都落在我的头上》 


未放出部分:


 《刚好遇见你》
《忽梦少年事》 


——BY 更上一层楼


《半支烟》:


 
《Catch Me》 
《Second Hand Smoke》 
《Good Boy》 
《Kiss Me Hard》  
 ——BY 陈风


【工作人员】


 
主笔:更上一层楼;  @陈风  
封面:树锦 


排版:Vin_逝


工作室:三只喵工作室


【特别感谢】


 @小冰ice 


 
 
【预售】 
预售时间:10月22日~11月20日 


预售地址:走这里


发货时间:预售结束15天左右


☆预购前15名随书附赠To签,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我的字。


我在用尚且稚嫩的笔触描摹本身真实而丰满的他们,他们的嬉笑怒骂,悲欢离合,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故事,而是一场旅程。
说不清楚在旅程中我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但长路漫漫,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是故人,应未远。
我找寻他们的身影,也在发现本真的自己。
从过去走向未来。

【楼诚衍生】我听见有风(上)

《我听见有风》:凌远×李熏然

“风”系列联文,具体梗在中篇会揭晓。

其他文走这里

全文BGM:陈楚生《我知道你离我不远》

000

你是否曾经像我一样,安静地坐在黑暗里

凌远半夜醒来时胃痛得厉害,反反复复地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想必是这两日没睡好的觉和没吃好的饭来报复他了。他艰难地翻了身子,空调被滑落到地上,惊动了身旁睡着的人。

李熏然倒是没醒,只半阖着眼帘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远哥。”

“我没事,你好好睡你的觉。”他尽量压着声音丝毫没有泄出痛态,指尖还有些抖着去抚了抚对方的额发。

青年看起来是困极了,侧了侧脸又睡得沉了。

凌远轻手轻脚地下楼到客厅,给自己从饮水机里倒出半杯温水,将药片一次性咽完。

落地窗能够看到些街景,一排路灯还在尽职尽责地亮着,延伸向看不清楚的远方。

 

 

001

等待温暖的黎明,听见人和风的声音

李熏然是雷声吵醒的,一个接着一个,沉闷闷地炸在天角,和上嘈杂而急躁的雨声。他不耐烦地将枕头盖在了脸上,模模糊糊地想着天气预报说这两天好像是有台风要来。

不过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睡意全部驱散开,终于发现周遭的不对劲。他的公寓只摆了一张单人床,现在他明显躺在一张双人床上;昨天早晨不小心把咖啡泼在了床单上,扔到洗衣机里清洗还挂在外面的阳台,而这张床铺得齐齐整整。

青年有些发怔,手无意识地揉了把睡皱的顶发,听到了应该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水声,右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

莫非是我昨天晚上和他们跑去酒吧喝多了?然后酒后乱性了?

不过哪家姑娘屋子布置成这个样子?

除了床上的猫咪老师,这个比较合我的胃口。

 

 

 

002

醒是更深的梦,梦是无声的醒

青年下床找到一双正合他脚的拖鞋,穿上后便走向看起来有人的左侧房间。按下把手后里面那人就回过头来,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温和地笑道:“熏然,你醒了。”

他半张着嘴没反应过来,满脑子都是我竟然跟了一个男人回家,还把名字都说出来了?

不行,处理这种事情我一定要显得老练,看看发小赵启平,对不对?

“熏然?”凌远再叫第二遍时声音已经低了下去。

“你好你好,我不知道我们······嗯,可能、可能是个意外。”李熏然开了口还是尴尬,吞吞吐吐地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熏然,你是不是······”对方看着就要将手搭在他肩上,青年下意识来了个擒拿,劲头没有收好,估计那人是要疼上两天。

凌远依旧是平心静气的,道:“熏然,我没有恶意。”

“对、对不起,我条件反射。”李熏然也觉得这样对待他有些过意不去,讪讪地松了手。

“没事,我都习惯了。”对方站起身,微微活动了一下继续拧开水龙头洗漱,剩下他在一旁发着懵。

什么?我昨晚还、还用了擒拿?这得多激烈啊。

 

 

可能我爱上了这种文的格式。

卖萌打滚求热度?我回来了你们还认得我吗!

一个迟到的repo!
室外气温高达42.8摄氏度的上海,我们在嘉廷酒店度过了特别美好的一天。虽然本来准备好的相声流产了,但全程开心到爆表。
在一起看视频的时候我真的炒鸡感动,真的不敢想象那么多素昧平生的人因为共同的楼诚坐在一起,讨论戏中人,感受现实中的温情。
最遗憾的是提前离场了,为了看晚场的话剧,没能陪各位走到最后。
特别感谢和我一起出无料的 @桃李有言  @了无痕 希望我的彩墨你们能喜欢。
@江漪_ 姐姐真的炒鸡女神的!还有姐姐亲笔写的明信片!
@笙歌慢 没有想到太太那么软萌(ˉ﹃ˉ)
还有好多来拿无料的小伙伴,抱歉让你们找我好久...啊谁让我大众脸呢(ಥ_ಥ)
感觉还能爱很久呀。

不死心的再次宣传!
只交换不售卖的无料!
【无料本兑换指南】
非常感谢诸位对我们的无料本的喜欢。下面为诸位介绍一下兑换方式:
1 可以用自己的小料/无料/本来交换
2 没有1的情况下可以用周边如书签,海报,明信片等等来交换
3 没有1、2的情况下可以用吃的来投喂(种类不限,最好不要巧克力)
4 都没有的话,emmm...刷脸吧。
共有40本《绸缪》+15本《离人》,
要糊墙了吗!!!!
因为我们是没有摊位的,准备像发报纸一样游走在人群中。
询问直接私信或者在游客群里私戳“更上一层楼”。
占tag抱歉。

【一个正经的无料宣传】
来自 @桃李有言  @了无痕  @中华绘图铅笔 的722楼诚only无料《绸缪》。
内收录《青瓷》《明楼王八蛋》《单方面失恋》《征人怨》(桃李有言)
《盐裹聘狸奴》(咸鱼粘锅)
《消逝》《一个不知所谓的故事》(了无痕)。
字数不多,但是我们三个人的心意,谢谢诸位的支持和喜欢。
共四十本,欢迎诸位索取,最好以交换方式。
绸缪,正是今夕何夕的徘徊,也是见此良人的欣喜。感谢他们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最好的人。
对不起第一遍的《征人怨》打错成了证人,手癌晚期见谅。
另外:还有本人的《离人》也单独出了无料,是官方提供的免费名额,同样可以交换。

【台丽】春秋(下)现代AU

一个没边儿的暗恋故事,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吧。

很少写纯台丽的,私设堆积如山,请见谅。

除明台、于曼丽、程锦云外其余人物均为借用名字,勿深究。

流水账叙述手法,喜欢的人少正常,但我是真心说这个故事。

对号入座请勿找我,高考失利丧,玻璃心严重。

 上戳这

 其他文戳这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必有憾事,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17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明台像普通人一样成长,他的家人把他送去学习的都是公立学校,所以造就了两人除了初中之外完全相同的人生轨迹。

杜甫曾说,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这虽然是说离别的,但出人意料的贴合两个人。

他们十二年里有九年在同一所学校,认识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年。

两个星宿遥遥相望不及,犹如她总是远远看着明台。

18

于曼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霸,来到15中也是将将压过优班的分数线。

最狼狈的是高一一年,也是与他同窗的唯一一年。

挂着个班委的名,却考不到和他们一样的分,她是沮丧的,甚至是恼怒的。

但语文和文综一向是她可以骄傲的,哪怕是到了强手如云的班级,因此于曼丽选择了文科是数学成绩弱的被逼无奈,也是心之所向的必然。

于是她离明台越来越远。

19

到底是不是走错了呢?她总是想,想到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女孩儿是个有魄力的人,认识她的人都知道。

在高一的时候甚至打算就学理科了,更是狠狠刷了一个月的题期望高二分科考上A班。

因为明台的成绩好,而她渴望和他待在一处,哪怕只是在一个教室。

20

最后明台没有能上A班,她也没有学理科。

于曼丽觉得她太自私,甚至不愿意为了明台留在班里。

甚至不愿意为了明台抛弃自己的前途。

怜蛾不点灯。

那么她主动将灯灭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

21

文科班的同学们常说,你看于曼丽,都离开那么久了还老是惦记着原来的班。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这样浅显的道理他们可能不懂,而女孩儿是假装不懂。

她会去明台习惯去的那个食堂吃饭,在没见之前心绪不宁地偷偷张望,瞥见一眼后又立马遁匿,连打一个招呼都胆战心惊。

两个班的地理老师是一个,每当老师提到“我带的有个理科班”,她能感觉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嘶吼着。

原来暗恋一个人,真的那么累。

22

不过是最初的一见,也好像不会让这段感情足足横贯了高中阶段。

社团展演的那次话剧排练给了她最好的机会,给了见不得光的暗恋不该有的滋养。

她是社长,社里成员本就不多,又大部分是女生,只能求助于班里的同学。

是不是“只能”也只有她知道。

因此到了最后,12个演出人员中三个是社里的,而其余九个都是自己班的。

23

高中生的话剧自然还是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能够找人喜欢。

本来于曼丽的搭档并不是明台,而是副社长,甚至明台在最初都没有参演。而其他的演员都是当初第一学期与她一起参加朗诵比赛的。

担任旁白的高美雪向来是个不嫌事大的,或许是觉得缺了个明台不太好,便极力邀请。

明少爷呢,秉承着凑热闹不如不凑的原则,欣然同意。

那时快上课了,她的声音不大但清晰:“你要演只能和我一起,同意吗?”

“可以啊。”

然后上课铃响起来,音符排着队跳跃。

那应该是她高中三年听过最美妙的声音吧。

 

 

 

 

 

 

 

 

 

有没有运气再扮弱者玩失忆,有没有道理为你落发必须得到世人同意

心灰得极可耻,心伤得无新意,那一线眼泪欠大志

24

高三进入第二学期,时间过得快到来不及回头。

文综合卷反反复复地考,第二天成绩表就排出来,名字上上下下换了无数种次序。

她在十四年抗战、共享单车、商品价值量中苦苦挣扎,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可以分得出来给明台,只是在食堂吃饭时会算一算多久不曾见过他。

班里的许诺追言蹊追得狠,她听着言蹊说,笑而不言。

因为于曼丽连说起的机会都没有,离得那样远,望一眼就是满心的欢欣。

25

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在三个三百六十五天快要过去,明台开始和原来班的一个女生出双入对。

她冷眼看着,依旧露出最大的笑容与他们打招呼,和同学笑谈两人的八卦。

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又是怎样的一种失落。

又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26

其实女孩儿在明台上竞赛时,曾实在包不住那团火,向言蹊透露过一些。

言蹊却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位,她便戏称为“竞赛兄”,说的也是真真假假。

于曼丽那阵子似乎什么也顺不了,大课间才见着两人谈笑风生,回到班里看见文综成绩又下落,气得发抖却不能落泪。

若说上一次吐露是腹中有蝶,如今便是所有的苦水都涌向心里。

好友没有责备她的不务正业,反而将明台骂了个彻底。

她知道,对方不过是在安慰,他什么错处都没有,错的,都是自己。

谁让暗恋那么苦呢。

27

后来毕业了,于曼丽才和明台联系上说说他这段恋情。

那边絮絮叨叨发了一大堆,最后总结一句话:“那你帮我理理呗。”

简单点就是在他纠结该不该继续和程锦云的故事时,杀出了个夏静静。

两个人原本没有什么交集,女生表白了,他为避开林桃矢就答应了。

28

女孩儿在初中时喜欢《古剑奇谭》,那里面的百里屠苏说过一句话:“虽有遗憾,并无后悔。”

而她每一步转折都会后悔,即便痛恨也无计可施。

如果她说出口,如果她不隐瞒。

又或者这不是一种遗憾,更不是后悔,是恼火。

为什么夏静静可以替代,她不可以。

为什么程锦云可以轻轻巧巧就享受明台的一切喜爱,她不可以。

为什么她们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出口,她不可以。

她什么都不可以,却还是要生一场气。

 

 

 

 

 

 

 

 

 

然后你摇着我手拒绝我,动人像友情深了

29

哪怕这所有的东西压到于曼丽的头上,她也没有放弃过希望。

黑暗里待久了,便觉得什么地方都是能寻得到光明。

她不敢侥幸,又想着侥幸。

所以她同明台开了一次玩笑,仅有的那次。

30

“要是初中的我,没准会非常认真地回复一句:‘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她发完这样的话,将家里的无线网一关,盖上被子睡去。

没有做什么梦,因为这举动已经是梦一样的了。

“我也喜欢你。”后面跟了个微笑的表情。

于曼丽盯着盯着,只能捉摸出嘲讽吗?

“那我们在一起吧。”她也如法炮制,微笑结尾。

“喜欢就一定要在一起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你明白吧?”

明台的打字速度不快,这回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来两条,蓝色的对话框里白色的字。

31

我知道啊。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又将这四个字换了截然不同的语气输入。

“我们的性格有趋同性。”

“只会互相欣赏或者竞争。”

女孩儿刷刷扔过去两条,把手机一撂不再看它。

既然死刑已判,为什么还要别人来行刑。

不如亲手了结,让它生在暗中,死在暗中,烂在暗中。

32

于曼丽高考失利,出来的分数是一个她怎么估分都估不到的低分。

一直在班级前十的人估计这回是掉出三十了,之前最差的打算也不能承受。

设想的一切都背道而驰,向着遥远的方向驶去。

她被虚与实拉着,撕碎抛进暗处,和那情感一起。

33

女孩儿心高气傲到什么地步,她自己不明白,与所有同学的联系全部切断,缩在壳里发抖。

但当志愿全部填报完毕,她没有参加文科班的聚会,反而偷偷记下原来班的时间,等在饭店的外面,给明台发了一条短信。

“怎么不进去啊?”他还是那个样子,离了老远就冲于曼丽笑。

“都是你们班的新同学,我去算什么?”她出其意料地说得流畅,“好歹也是老乡,这下我得去广州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不拥抱一下吗?”

少年结结实实地愣了一下,毕竟她高中三年算是个接近迂腐的人。

“好了,我开个玩笑,只是想当面听听你对我送墨水的感谢。”女孩儿没有看他,望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像他当时送的那支迟来的钢笔,本准备不当面给找人代拿就是,却被于曼丽要求必须亲自来,为了说上一句谢。

明台又笑了一次,走过去自然地拥抱她,手心温度高得可怕,道:“谢谢。”

话音刚落她便退出来,道:“再见。”

于是这个故事真正地划上了句号。

因为伤春悲秋不会再为他,春花秋月再也没有他。

这样的结局不会被春秋所载。

 

 

我没有被你改写一生怎配有心事,我没有被你害过恨过写成情史变废纸

春秋只转载要事,如果爱你欠意义

这眼泪,无从安置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不会有番外。

它是把明台和于曼丽爱情放在高中这个阶段,我知道他们在我的笔下已经不太是他们曾经的样子。对于两个人除高中外的其他经历基本没有叙述,因为和故事的主线并没有什么关系。

你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也可以说这只是十七八岁的一段普通的经历。

那天我听人说完所有的事情发了一条只有两个字的说说“春秋”,就是这首歌。

就像歌词说的,春秋只转载要事。

不会记叙我的这个故事。

最后说一句,这就是我自己的故事,但不止我自己。

 

【台丽】春秋(上)现代AU

一个没边儿的暗恋故事,每个人都会有的经历吧。

很少写纯台丽的,私设堆积如山,请见谅。

除明台、于曼丽、程锦云外其余人物均为借用名字,勿深究。

流水账叙事手法,我知道喜欢的人肯定特别少,但我想说一说这个故事,请诸位见谅。

对号入座请勿找我,高考失利很丧,玻璃心严重。

 

 

 

爱若能堪称伟大,再难捱照样开怀 

01

2016年的夏天来得算晚,因此到了九月份中旬仍是闷热。所幸这天上午落过雨,风从靠近马路那一侧的窗户吹进来,虽然班里挤挤挨挨坐着快七十号人,也可以说是凉爽。

A中的高三向来是周日下午三点半就开始上课的,之前班里多是留校的学生和不想待在家里的走读生。于曼丽来得晚了些,桌上已经堆了不少东西。

从什锦巧克力到带盖的瓷杯,最多的还是常见的各色手账本。

02

一直到晚自习上课前,陆陆续续收了十来份礼物。

按理说她是很愉悦的,连晚上的两场周考也显得不招人厌了。但当她不知道第多少次把窗户关了又开,手上的资料一道题纠结了许久时,终于忍不住偷摸着往隔壁望了一眼。

这周女孩儿坐在第一排,桌子紧挨着讲台旁的那扇窗,那一端就是分层教室。明明知道这样看根本看不到什么,甚至离得远到连空调外机的声音都听不真切,她也要这样才能心安。

03

放学的铃声一响,文科班的学生是跑得最快的,尤其是她这个紧挨着楼梯的一班。

于曼丽东西收拾得快,总是先在教室外面等着一路回家的言蹊。

学校可能是为了省电,哪怕是晚上十一点了走廊上也是没有灯的,只有教室里的光透出来。

分层教室那些上竞赛的学生们都满不在意是不是下课了,蓝色的窗帘还紧紧拉着。

明台就是这个时候从教室里出来,穿着件和窗帘同色的短袖T恤,书包半背朝她打招呼。

女孩儿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草草地点点头,看他从半暗半明中走过来,背后的影子拖得长。

“团支书,生日快乐呀,”少年是爱笑的,特别是对她,“给你买的礼物还没到,你就先收这个吧。”

于曼丽接过来,塑料的袋子捏在手里发出些响声。她甚至没有看一看是什么东西,努力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说了一句谢谢。

后来她想起来这件事情,还是想埋怨一向动作慢的言蹊为什么两年时间里,恰好是在那一天出来得早,让她失去了能再和对方说几句话的机会。不过她是知道的,哪怕在网上谈天说地,面对面了她也说不出什么话。

04

明台递给她的是张贺卡,浅绿色的信封装着。

女孩儿无可避免地想到她高一在班里说过喜欢绿色这件事情,又好像没有。

贺卡很小,打开里面没有写字,反倒是附了一张纸,用订书机钉在上面。

他的字没有变,有些弯弯绕绕的,还曾经被她嘲笑过。

于曼丽看得很快,似乎是想要看到些什么,又害怕看到些什么。

想来每个暗恋者都会有这样的经历,飞快的一遍后,才敢细细再读。

有个订书钉不安分地翘起来,接着掉到了地上。女孩儿立马蹲下身去找,从书桌后面摸了一手灰,细细地擦干净之后,重新放好收回了抽屉里。

手心的汗渐渐退去,心跳恢复正常的状态。

于是风更怡人,即便落了点雨也是柔和的。

 

 

 

 

 

 

 

 

我没权终止见面,只因你友善依然,仍用接近甜蜜那种字眼通电

05

高考结束没有多久,于曼丽常和明台在网上聊天。

就像是高三才开学的那个九月,因为明台在上竞赛非常轻松,而她一向是效率高的那种,所以两个人经常在下晚自习后舍近求远用网络联系,聊天记录攒了好多。

最开始还是为了去年明家小少爷送的那只百乐钢笔,女孩儿给他网购了两瓶色彩雫,其中一瓶是紫阳花。

紫阳花的花语非常简单,善变。

06

从高一才和明台接触开始,于曼丽就知道她根本不该喜欢上这个人。

说好听点,可以是为人友善,八面玲珑。

说难听点,就只是花言巧语,甚至有些轻浮圆滑。

他是有这个资本,家世出挑,成绩优异,钢琴弹得好,事事都占了巧。单单高一一年,就足够让班里的五个女生明着说出来喜欢。

于曼丽不过是最普通而平庸的那一个,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的那一个。

07

上高中之前她爱看武侠,也在网上写过些东西,那些男男女女第一次见了面就割舍不下的不在少数,美则美矣,她还是不信的。

离了家到省会,这座城市说陌生也陌生,说熟悉也熟悉。

但是毕竟这里的同乡人少得可怜,她也自我安慰地想要换一个新环境。

明台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老师让班里人把初中担任过的职务写出来,之后竟然按照那个进行班委竞选。

于曼丽站在上面,才说了第一句,就看到正在讲台底下的男生露出了有些奇怪的表情,原本趴在桌子上却突然坐起来,又趴回去。当下觉得这人不太懂得尊重别人,心下不喜。

怎料想那人紧随着她后上了讲台,道:“我和这位于曼丽同学一样,都来自B市······”

后面的话她没有怎么再听,盯着明台发愣。

讲台不算高,她在第二排看过去,那人个子高,挡住了大块的阳光。

然后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08

高一一年他们总是在一起被调侃,其实也怪不得别人,班主任怕麻烦,班委就正副班长和团支书三个真正管事的,而副班长郭骑云是个一根筋,办事不懂得变通,一般不会参与,所以只有于曼丽和明台两人经常在一起商量事情。

那天上政治课,老师解释党和政府的关系,说不清楚就举例子,举着举着就举到了他们身上。

党自然是管政府的,班长是要听团支书的。

在全班人的起哄声中她偷偷看过去,明台捂着嘴笑得开怀。

他的眼睛是最好看的,不笑就是一汪清泉,笑了便是流光溢彩。

她的心又是一动。

09

她的室友陈家苗是坐在明台前面的,她有些羡慕,也有些庆幸。

羡慕的是近水楼台,庆幸的是与他相近。

晚上的寝室总是很久不能安静的,邻床的人将头隔着铁质的隔栏一起能说上半天。

陈家苗极小声地招呼她靠过去,用那种常见的引人语气道:“我和明台他们在一起交换秘密,我问了他对你的看法,想不想知道?”

于曼丽将头在枕头上慢慢摩挲一下,料定她那个急性子按捺不住。

“他说啊,对你很有好感。”

天气有些凉了,对方呵出的气有白雾,她的左额能感受到一层热气。

“过阵子我再问问,他喜不喜欢你。”

不要问吧。

她在心里说。

 

 

 

 

 

 

 

 

 

那夜谁将酒喝掉,因此我讲得多了

10

他们在一起聊天,天南地北什么都说。

甚至谈过《欢乐颂》里樊胜美和王柏川的爱情,自然也谈过明台自己的。

高三的十一月,冷风已起,几乎是剐到人的脸上。

前三次段考于曼丽都考得很好,第三次更是到了全班第一,本身就诚惶诚恐,更是因为他的话沉到了冰点以下,比那冷风来得还要猛。

11

他在说他喜欢的女生,从初中就开始的那个。

故事曲折极了,无非是他追到了毕业都无果,他本部直升,而程锦云去了A中。

事情到了高二第二学期已经不像当初那样的热情,再加上住宿生很少回家,他错过了女生给他表白的说说,也就直接错过了她的心意,于是又陷入了僵持的状态。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又响,于曼丽将它反扣在桌子上做语文卷子,不记得是哪个地方的模拟卷了,只知道拿上去批改错得不成样子。

台灯是冷光的,烧得她眼睛发烫。

烧得她落泪。

12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与她毫无关系的故事,那次段考她考得差,从年级三十一掉到了六十九,似乎明台考得也不好,网上又看不到了。

于曼丽收起心思,将软件删了干净,当然记录也不会存留。

眼不见,心不烦。

还好不是判了死刑,有挽回的机会。

一定有的。

13

就像神说光,于是就有了光那样。

她想着什么,偏偏有了那样的结果。

在和明台聊天的时候,她总爱说一句“单身狗瑟瑟发抖”,也许是希望他有所回应。

但很遗憾,回应不会是她想要的。

因为她和陈家苗都学了文,曾经的问题也没有问下去的可能,所以她仍然不愿意把局将死。

但很遗憾,明台亲手成全了这一局。

14

她的朋友都好像离那人很近,林桃矢算是一个。

两人都留在了原来的班里学理,关系越来越好,没想到二模后闹翻。

林桃矢和于曼丽出来看电影,倒豆子一样将明台骂了个彻底。

她也跟着说,说那些表面看起来真的像是两人梁子的东西。

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哪怕掩饰得不是很好。

15

闹翻的真正原因并不像是她说得那样简单,实际上是林桃矢向那人表了白,那人肯定是拒绝。

女生们是不甘心这样放弃的,坦然表示可以继续做朋友。

后来因为一些根本没必要的事情吵了起来,明台觉得是个当断则断的机会,就在她传了条绝交的纸条时再不回复。

16

明台的处事果决,于曼丽是见识到了。

因此愈发小心翼翼,愈发不敢多言。

多说一句,那惊恐就如藤蔓一般在心口滋长。

 后文走这

 

求热度的话不想再说了。

能看完这个故事的,我已经很开心了。

 

【整理】咸鱼的罐头(个人作品整理)

会不定期更新。

谢谢诸位两年的支持。

混的圈杂请见谅。

一.楼诚及衍生:

1 一本正经系列:

生活与哲学:凌李&奇白,中篇在更。《神奇动物在哪里》设定。

1 世界观决定方法论,方法论体现世界观

2 密涅瓦的猫头鹰

3 物质的唯一特性是客观实在性

4 认识是无限的,反复的,上升的

5 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

6 发展的实质是新物质的产生和旧物质的灭亡

当时只道是寻常:庄季,短篇一发完。许栩测试季白对名字的敏感度。
不信人间有白头:凌李谭赵,短篇一发完。主角死亡预警!

月色:庄季,短篇一发完。庄医生告白二三事。

2 奇迹之旅系列:
离人:凌李,中短篇完结HE。李熏然和凌远因为一场车祸拿错了对方的手机,却发现他们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时空。平行时空设定,在第六章开始逆转。
黄泉水暖:凌李,中短篇完结BE。凌远在事事不顺心的一段时间中,误播了一串号码,将鬼魂熏然召唤回阳间。

盐裹聘狸奴:凌李,李熏然猫化。
虹之间:凌李,中短篇在更。李熏然因为谢晗事件失明,遇见了为鬼魂但并不清楚自己是谁的凌远。

3 CP群像系列/李警官的超能力:均为短篇
天呐我能看见别人的尾巴(三篇):多CP(凌李,庄季,谭赵,荣方,敖钰,楼诚),李熏然可以看见所有人的尾巴。
旁友你的肩头有朵花多CP(凌李,庄季,薄瑶),李熏然能看到别人右肩开的一朵花。
旁友吃五仁月饼吗主凌李,中秋节临近,李熏然在找寻五仁月饼的时候发现自己能够闻到别人身上的各种月饼口味。

4 日常甜饼(凌李):
夏季投喂指南:西瓜、小龙虾、南瓜绿豆汤
潼市特产投喂指南(两篇):元宵、凉粉
何日剪西窗:因暴雨而来的停电。

5 神话传说系列:
夜夜流光相皎洁(大鱼海棠AU):蔺靖在更,沿用大鱼世界设定。

6 唯一的论坛体:
吃一发大安利:楼诚,未完。明诚是美食区的up主设定。

7 视频配文:
曲终人散:配b站凌李楼诚视频《心术》。

 

 

 

 

二 越苏及衍生
忆故人(又名《今夕何夕》):

中篇在更,屠苏和陵越转世后再大学中相遇。

屠苏即文中苏柏写了一本名为《桃夭》的小说,实则是前世天墉城屠苏和陵越的故事。

 

 

 

 

三 其它
1 庞策:
故人:短篇一发完,主角死亡预警。
三世书:长篇在更第一卷相思棋,庞统和公孙策少时相识,因棋结缘。
2 融松:
润物无声:短篇一发完。

 

【楼诚衍生】生活与哲学(魔法AU!)

凌李&奇白(李川奇×季白)

《神奇动物在哪里》设定

谢谢诸位的关心,虽然高考失利很丧,但一定会收拾重新上路。

本篇含大量季白×许栩内容,不喜勿入勿喷。

喷了别怪我翻脸,虽然我知道看的人非常少。

06 发展的实质是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灭亡

 

李川奇因为白天里睡了太多,昏昏沉沉又躺了一会儿后,脑子已大半清醒。

房间西侧有一面漂亮的落地窗,路灯的光是橙色的,轻柔地照进来。

正是夜间时分,这座城市一片静默。

与坐在窗前的人一样无言。

季白听到他起身的声响,椅子流畅地转了个圈,道:“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不想睡了。”

其实他很想问问,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同样清醒。

“巧了,”对方的五官在手中魔杖尖那一团冷光里线条分明,“我也是。”

他刚想开口,季白很轻很短地笑了一声:“想问为什么?”

说罢,不等他回答就将手里的什么东西抛过去。李川奇接下,是张被塑封过的照片——姑且这样称它吧,哪怕他活了小半辈子都没见过里面的人会移动的相片。

它记录下了一个过程,一群青年在镜头前笑闹着,簇拥一对男女站到了正中央。他认出来,其中一个是面前的季白。

“我和妻子结婚前没多久照的,”年轻人话尾上挑,“虽然结婚之后也没多久就——”

猛地一顿。

“今天是我妻子的忌日。”

“我们——我们都是傲罗,用你们麻瓜的话来说,就是警察。”

“因为我部署的疏忽,她在一次走私案子里被、被杀。”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拿魔杖出来,杖尖缓慢地凝出一丝又一丝银白的线,之后变成了一只成型的蜗牛,模样也算是可爱,不过行动却是不急不慢,半天才爬到了他的肩头。

像极了许栩当年的样子。

 

 

 

 

“呼神护卫召唤出来的与命定之人有关,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凌远瞧着青年愣神的样子,笑着说了一句。

哪知道李熏然心里想的根本不是这个事情,反问道:“三哥现在的,还是嫂子的那只蜗牛吗?”

“我是没见过,但听他们队里的赵寒说好像是的。”

“但嫂子已经去世三年了,守护兽也不再会有功效,”他随着凌远向前走,冷风吹得他猛力一缩,“如果三哥再不能召出自己的那一只,以后遇到无常一类的东西恐怕是有危险。”

“一直听季白念叨你这个弟弟,没想到他还有被你担心的那一天。”对方说着话,将右臂伸长了揽过他的肩膀,掌心温度偏高,让他毫无疑问地感受到暖意,自然而然地向凌远靠了靠。

“我总是感觉这次拿错箱子的事情不简单,”李熏然攥着外套的衣摆,手里出了一层薄汗,“应该会和当初嫂子的那件案子有关。更何况现在我们回去的通道关闭,只能全部留在麻瓜世界,怎么看怎么古怪。”

“许栩的父亲是我的老师,之前就是他担心季白的状况才让我和他同住的。”

“三哥和嫂子感情很好——”

“这也印证了,守护兽的指引是没有错处的。”凌远起了心思逗他,触到他目光之后又改口,“放心吧,你的狮子也能够护得了他的。”

感谢30岁的花满楼。
我同样是那样感激与我擦肩而过的,25岁的堂本刚,26岁的杨宗保。
所幸我还是遇见了你,不偏不倚。
生日快乐呀。
花满心时亦满楼。